想要做你的神明大人

我差点成了利欲熏心的凡夫俗子啊

盗酒香【不归人】

     酒馆的老板伏在雕花木桌上,眼睑半瞌,似梦似醒,注视着酒馆中的一切,酒一坛坛变少,柜台上的银两慢慢堆成山,客人有进有出,酒馆里吵吵闹闹,有讨论别人家事的,碎嘴不断,有的讨论天下大事
  “唉,你们知道吗,哪武林盟遭了小偷,”
     “谁啊,竟能盗了武林盟的东西”
     “还有谁,哪天下第一神偷南邵华啊”
     “那他偷了什么……”
     “听说是藏宝图”
     “我看那神偷也不够如此,  哎  你们知道吗,他竟然落下一块青色雕龙玉佩”
      这样的对话竟引的坐在角落的老板张开了半瞌的眼睑,此时的老板只觉得右眼皮只突突,好家伙,南邵华你把从老子这偷走的东西整丢了?还落在武林盟哪里了?奶奶个腿儿,老板揉揉额头这么想着,这时一坛酒砸在了老板的桌前,那人的手还未离开酒坛,手指骨节分明,指缝间有稀碎的伤口,还有一些老茧,老板眯起眼睛,嘴角慢慢扬起,蜀中唐门,善暗器,目光顺着手臂向上,对上那满带深邃笑意的眼眸,面部棱角分明俊朗的很。
          手握酒坛的年轻人一身白色衣袍,干净素雅,而白衣年前人的身后立着一位身穿靛蓝色相间长袍,面色阴沉的中年人,白衣人推了推酒坛,笑道:“老板现在闲嘛,可否与我们谈谈”
         “你们想谈些什么呢?”
         “关于玉的事,老板知道吧”
         “那是自然,随我来吧”
           二人对视一眼,中年人意识他跟过去,“不走吗”老板转过身,笑意莹莹的看着二人,年轻人骚骚后脑勺,报以老板一个憨憨的笑容,老板见此继续向后院走“记得给钱”
         白衣年轻人打量这老板,老板看起来很应该不过二十三、四的样子,红底白花的衣服,衣摆分八叶,成倒三角,每一叶衣摆上系着一个银铃,铃铛不响,无声,长发为红绳所系,头发,白的?为什么?
         老板伴着这视线转身坐在了石凳上,轻笑出声“不是说要问我玉的事嘛”
        年轻人也笑出来,便道“老板既然知道了就说吧”
         老板挑了挑眉,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们,自顾自的的拿起茶壶到了两杯茶“也对,那两位就喝口茶吧,武林盟左护法赵林琼,蜀中唐门掌门人唐安歌,我说的没错吧。”
         那年轻人喝了一杯茶,那茶水冷得很,也很苦涩涩的,中年人皱着眉头看着哪茶,透着浓浓不悦,武林盟左护法爱茶,看着他不悦的样子,老板的心情有些愉悦,甚至有点想哼一曲,唐安歌对着茶有些有些疑惑,不禁问道“老板可是早知今日我们要来?所以特地泡这茶?”
         赵林一喝这茶就知道这茶泡了几个时辰了,面色有些不好,唐门的掌门人也看了出来,赵林和唐安歌出门前武林盟盟主大人特地嘱咐过不要在这见酒楼后院碰坏一样东西,不然就算他出面也保不住他们,唐安歌这手算是给了双方一个台阶下,侧面赞叹这酒楼老板的了事如神,老板的笑意更深了“隔夜的。”
          这句话气的赵林差点掀桌子,良好的教育跟赵林说,不要跟贱人计较,武林盟主的叮嘱对他说杯子要轻拿轻放。唐安歌冷汗直流,我们应该没有惹过这老板啊,不是说这老板为人宽厚温和的吗,怎么见他俩就来了一个下马威。
          这位老板终于说起来了正事,唐安歌也松了口气“你们找到这可不仅仅因为玉吧,找我大概是关于那张地图,我猜那地图他看过了,哪小贼落下的玉佩应该是让他想起来我,想起来我跟哪地图上的东西有关,或者说我比他熟悉。”
         至于他为什么能猜到这些,大概是地图失窃前南邵华同他说过这张地图,南邵华盗什么都没有必要和老板说,但这件事关系到了那家伙,处于朋友间的感情他是必须和老板说一声 。
          酒馆打了烊。
         “今天很晚了,我这没有客房,旁边有家旅馆,明天我便随你们去。”
           老板率先站起了身,逐客令既然已经下了,赵林和唐安歌也不好多留,便随着老板出来店外,唐安歌对他抱了抱拳,老板轻轻颔了颔首,唐安歌,道“请问老板贵姓?”
           “免贵,姓花,名酒”
             唐安歌眼里闪过一丝差异,花酒?这哪家长辈啊,怎的给孩子起这名字?左护法也是皱着眉,显然这名字丢脸至极了,看着他俩的脸色老板却是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别笑我的名字啊,可不是家中长辈起的。”
            “惭愧惭愧,我们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唐安歌尴尬的挠挠脸颊,心里的想法被人看出来多少让人有点脸红。
           “算了,我要打烊了。”
           “告辞”二人拱了拱手
            二人离去而花酒却杵在门口,天色越来越黑,这才木纳的拿起来门框旁的火折子,点燃了长明灯,火光摇曳,老板重重的垂下双手,转身进了酒楼,落了钥,把那小山般的银两
  随意揽进抽屉,上了二楼,正直木兰花季,香味浓的很,他坐在栏杆上,迎着温热的风斜着身子靠在柱子上,眼睛移一动不动注视着门前的烛光,烛火摇曳,似是在像一个归家的挥舞双手,雀跃不已。
  可他知道,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

Σ(|||▽||| )

【原耽】人不归

文案
        “向死而生”坐落于长安城的一家小酒馆,酒馆共三层,地下有一酒窖,酒楼门前长明灯两盏,日熄夜燃。
          酒楼有酒名“相思”,其酒极辣,味浓郁,无情之人,喝的是烈,有情之人,喝的是相思。
          酒楼后院有株木兰树,顺酒楼生长,高二楼,不依不靠,笔直香浓,花开之季,可上二楼伴花香喝清酒。
          老板人奇,奇在酿出的酒,奇在待客之道,奇在老板这人。酿出的酒有烈有淡,但味香,流连忘返;老板不坐柜台,坐酒馆的角落,门口放酒数十坛,一坛一两,一天下来柜台上便堆成小山,或多或少;这老板奇,奇在为人温和宽厚,却无人偷酒赖账。
         据说老板在等一个人,一个不归人。

——————————

大概正文很久才会发出来
第一次写原耽,有点小紧张
主c p   be   副c p   he
话说这里可以发文案嘛(๑˙ー˙๑)
(*/∇\*)

土味情话

我心里空无一物

自从遇见你

它就变得满满的,谁也入不了我眼

【杰佣】[四]

07
     雾都的天气飘忽不定,这是常事,理所当然佣兵也是知道的,但他连一个遮蔽的地方都不想找,任凭微凉的雨滴渗入新鲜的伤口,血水顺着手指尖留下消逝在满是雨水的大地里。
     任务失败,伙伴们几乎死绝了,他凭着最后一点意识和最后一丝力气,拖着浑身都是伤的身子走了出来,可以看的出来,老天对他一点也不友好。
      大雨冲刷这佣兵的伤口,也不断打击这最后一点意志,他走了够远了,他也走的够累了。希望不会有人从楼上乱丢东西啊……。
      “哦吼?捡到一个宝贝呢~”男人很绅士的抱起了躺在冰凉地面上的佣兵。走了一段路拐进了一个拥有一个小院的别墅,院里种着玫瑰。娇嫩的花瓣被打落了一地,花儿也垂着头,如此喜爱玫瑰的男人对此时而不见。很是优雅的把怀里的小佣兵带进了屋子。
        佣兵废力的支起身子,床很柔软睡起来很舒服,这是佣兵十几年来都没有过的,要不是身上的伤口很合适宜痛了起来,要不然他还真以为他在天堂,还真是下了一跳。
       “小奈布你醒了啊”男人轻佻的声音出现在房间里着实让奈布下了一跳
       “杰克先生?”对于这位绅士并不陌生,就连他真正在试探自己额头的手也是,他的手细长但是可以看得出很有力量骨节分明。
          “烧退了,喝点水么”
            佣兵轻轻点点头,借过了水杯,抛弃了防范本能,神使鬼差的信了他。
            “谢谢”
            “不用谢,说真的要是想报答我就留在这吧,给我做个饭什么的,毕竟我实在不会,学都学不会那种,出去吃太费钱了。”
              奈布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小日子过的滋润,时间也过的很快,直到杰克的突然消失。

08
                奈布卖掉了自己的临时住处,背上了自己的包,拿了一把钢刀。
               他要找东西
               找回到庄园的方法
               他想他一定是疯了,他可以安安稳稳的继续生活下去,可以找一个工作养活自己,这么多选择他偏偏选择了最疯狂最要命的一个。
               他在护士小姐说的那条路上找,也许可以顺着地窖出口回去,他拿着钢刀试探这对面,想要找找有什么入口。
               这条上被他捅的坑坑洼洼,也没有一丝要找到的迹象。
               奈布快要沉底的心再一次活了过了,风声!那是庄园地窖开启的声音,奈布顺着风声找到入口,他必须快,要不然逃生者被送了回去,他就会被关在甬道里。
               甬道里很黑,潮湿的很,佣兵看到了前面的光,那光并不算明亮,有些阴沉,但在佣兵看了那够了。
               在他出来的前一刻,逃生者被绑上椅子送走了,身后的地窖“砰”的关上了。
                他不敢确定这局的监管者是谁,只能慢慢的隐匿身形,暗中观察。直到那瘦高的身影上了医院二楼,他忍不住了。
               他和佣兵面对面,胸膛里的心脏跳的飞快,坐在手术台上不知所措,他并不认为佣兵会回来,那么理智的人应该懂得权衡利弊吧,他看着佣兵走到身前,褐色的眼眸注视着他
               “你不该回来。”
               “我没有退路了。”
               “你不该回来。”
               “我想你。”
               “你不该回来。”
               “我爱你”

终于写完了【鞠躬】,处女文给杰佣
因为一直有事所以前面的文忘的差不多了
设定对不上勿怪【深鞠躬】
谢谢给位看客。

【杰佣】[三]

05
      奈布走在小巷里,这条小巷似乎他已经走过无数次,哪家房子里住着什么人,那只偷腥的猫长什么样,小巷里开着什么花朵,以及不有自主的走向的目的地。
      奈布在一家别墅前停下,那栋别墅的大门落着锁,成片的玫瑰在杂草丛中开放,这栋别墅的主人应该是许久都没回来过了。
      利用自已越人的伸手翻过了铁栏杆,别墅的正门没锁,显然是主人认为自己暂时出去,只锁了大门,玄关的衣架旁依着一个玫瑰手杖。佣兵皱着眉,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有一种没来由的熟悉感。
      或许……自己以前住过这?
      杰克把一波求生者送回庄园,闲的无聊在圣心医院里到处走着,走到地窖前却停住看着那地窖,那个小家伙不久之前被自己从这里放走了呢,吃惊的表情真可爱呢~,杰克又哼起了曲子,慢慢悠悠的向前走,消失在一片灰白的迷雾中

06
       受伤的佣兵依靠在墙壁上,鲜血还在流,失血过多有点让佣兵晕乎乎的,而在他回复体力止血的同时,已经有两个人逃脱失败,回了庄园。
       佣兵费力的支起身子,准备去就最后一个半残要倒的冒险家,他借着遮蔽物向那个方向移动,才刚刚看到那个冒险家的轮廓,冒险家就被杰克一爪子撂倒,挂在了椅子上。
        这回的杰克居然老老实实的守在冒险家旁,自己的这个状态就算挡了刀也救不下人。
       无奈之余,只能看可怜的冒险家先生,被椅子送回天上,佣兵在心里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声废物,但是还是要躲开监管者的。
        杰克发现他了,他也知道杰克发现他了,佣兵利用四周的遮蔽物躲开杰克的追击,那些障碍物是救命的,而对于杰克来说那些救命的是障碍物,妨碍他猎杀的障碍物
        这是佣兵也早已没了跟杰克都的体力,失血太多了,刚刚的剧烈运动也耗费了他太多的体力,佣兵靠在一块短板上,看着杰克越走越近,却没了逃跑的体力,他等待着落在他身上的钢爪,然后被拖走,挂在椅子上遣送回庄园。
        杰克来了,但没有带来落在身上的钢爪,也没有想象中的被这个人拖着走,杰克把他抱了起来,走过了地下室,走过了最近的椅子,绕开了障碍物,把他丢进了地窖,那双幽暗的瞳孔映着自己吃惊的脸。
        一切回归黑暗。

【杰佣】[二]

http://liangxiangshaonianyulimao.lofter.com/post/1e696622_12962c5d
这是前文

03
      废旧的医院,杂草丛生,四周高墙伫立,没有任何地方可以从这里逃走,除了大门和一个隐秘的地窖,这医院好像叫...圣心?这回该叫黑心了吧!佣兵一遍感叹自己这种时候居然有心情开玩笑。
      叹了一口气,抑制住自己的负面心情,一边寻找这附近的密码机,破译的声响让他不适极了,手不停的颤抖,险些炸了机,密码机的灯光骤然亮起,一开始被忽略的淡淡的心跳声开始变大。
       佣兵迅速找到窗户翻了过去,找到有遮蔽物的地方躲了起来,不能贸然逃跑,而身体已经做出了奔跑的准备。
       心跳声越来越大,检查者就在附近,佣兵悄悄的&环视四周却谁也没看见,而这时心跳也一点点平静下来,佣兵长呼一口气,大概是没看到我?还是有意放过了我?
        细想不得,佣兵找着下一出密码机,而在这时警钟声响彻了趁着医院,佣兵也在这时看见了这次的监管者——杰克!佣兵打算去替受伤医生小姐引开监管者,然而可怜的医生小姐却在这时坐上狂欢之椅。
        佣兵小心翼翼的向医生小姐靠近,心中差异着杰克没有守尸?佣兵见此快速跑到医生身边把她从狂欢之椅上放了下了,就在分头逃跑的时候,检查者从迷雾中走了出来,准备再对医生小姐下一次手。
       佣兵在杰克下手的同时,借着墙壁反推一下冲到了医生身边,挨了这一下,整个手臂鲜血狂涌,杰克也陷入了短暂的后摇,嗅着钢爪上炽热的鲜血,轻轻哼着优雅的天鹅曲,看了心情甚是愉快。

04
     几十分钟前这诺大的会场还不是废墟,那里还有一个盛大舞会,哪里还有一个名为杰克的男人弹奏的天鹅。佣兵回身看着废墟,逃出来时候没看到杰克,佣兵像中了邪一样在意那人的安全。
      他让同伴们回去付命而自己转身回了会场,担心那个男人?也许吧。
      佣兵在场地里走着,找到了未倒塌的三角墙壁,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声,其中一个声音很熟悉是哪个弹天鹅的男人的声音,他的声音辨识度很好,并不难认。
     “你这恶贯满盈的罪犯,束手就擒吧。”
     “亲爱的警官先生,你知道的束手就擒不是我的风格~”
       杰克面前的警官先生张了张嘴,想在说些什么,但无非就是自首啊,束手就擒啊什么。警官还是保持着拿枪对着杰克的姿势,而脖子上血喷了老远。眼里带着不可置信远离了人间,去了彼岸。
       警官后面的佣兵也露了出来,手里还攥着刀,佣兵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想都不想就冲了出来杀掉了拿枪威胁着这个男人的人。想不通,想不通。
       杰克轻笑着,藏起来身后的利爪。
      “我能知道这位可爱的佣兵先生的名字吗?”缓缓的向佣兵走去。
       “奈布  萨贝达 ”知道那人的靠近,却一步也不退,好像佣兵优秀的警惕能力都退化了。
      “谢谢可爱的奈布”杰克轻轻的捏着奈布的下巴把他的头扭向另一面,在脸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杰佣】

   新人,第一篇文先给杰佣,我真的很紧张,有点怂,智障文。



01
   佣兵猛地从床上做起。
   白色的墙壁,空气中浓郁的消毒水气味,护士小姐姐被佣兵突如其来的动作下了一跳。
  “我,为什么,在这。”佣兵的声音沙哑极了,喉咙和嘴唇干的紧。
     善解人意的护士小姐倒来一杯水递给佣兵,他有些犹豫,但到底还是因为身体的极大不适接过了这杯水。
     “在哪。”护士小姐似乎没理解这句话什么意思,歪着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佣兵“在哪发现我的。”
    “您在一个庄园旁的路上被发现的,话说,那个庄园还有一个奇怪的传闻呢。”
       佣兵什么也没说,掀开被子起身下床,护士小姐慌乱间想扶把佣兵,却被人挥开了伸过去的双手“我会缴纳医药费,我现在要回家为。”
     

02
     房间里的床硬极了,因为那是临时的住处有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活动而布满了灰尘,床也不例外,为数不多的阳光从小床中射了进来,房间冷的让人发慌,身上新旧交叠的伤口隐隐最痛。
     为什么,为什么放他走?冷硬的面具后那个眼神什么意思?佣兵看不懂。
     找他,找他!回去,回去!佣兵被自己荒唐至极的想法吓了一跳,好不容易逃出来了,从那个地狱般的地方逃出来了,回去的话全都完了!
    佣兵侧卧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攥这右胸口的衣服,胸膛里鲜活的一次又一次的鼓动,一声又一声响如闷雷的穿进佣兵的耳膜,佣兵支起自己的身子,努力深呼吸来平复自己不正常的心跳。





我我我宣个群[111877383]名:第五人格杰佣车站
第一次发文紧张的要死了
[鞠躬]
会有后文的并没有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