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做你的神明大人

我差点成了利欲熏心的凡夫俗子啊

让我做你的神明(上)[欲为篇]

ooc  ooc   ooc

文笔不算好,应该能还看

在这篇里解释不同的,看了下篇大概会明白
      下一篇不一定会有ヘ(_ _ヘ)
求勾搭,各位小宝贝儿
我叫咕咕   发出鸽子的声音,咕咕咕
不知道会不会有错字
----------------

欲为是一位画家,在这个小镇里十分出名的画家

人们跪在焦灼的土地上,有的人仰着头对着天求祈,有的人对着残破寺庙跪拜,寺庙已经破破烂烂的了,石木台阶上满是青苔,神明的身体上挂着青叶
        《被神明遗忘》

这是欲为给自己画起的名字,其实他更想把这副画叫做  内心世界

他的内心荒芜,凄凉,没有任何人拯救就像被神明遗忘的人,一次次的求祈换不了任何希望
他自爆自弃过,放任自己在黑暗的泥沼里,越陷越深,任由名为无助的漩涡一点点吞噬自己
那也是  “过去”

欲为的信箱上收的了一封信,说实话,他的信箱已经很久没有用了,连信箱的门都上都上了锁,锁头上都锈迹斑斑,无奈的邮差小哥把信放在了邮箱上。

信的文笔很好,信中说他有一幅来自你的画,他说你画的是我,想问问你为什么回画我,什么时候认识的,信中的字给了欲为一股突兀的熟悉感,这种熟悉感使他想起一个人,一个人的…唇
总觉得自己的指尖似乎轻抚过那张唇描绘着它的形状,闭上眼睛,手指尖似乎透过了它的温度,还有细细的唇纹,甚至可以想象出微笑的样子

欲为像着了魔一样,反反复复的在画纸上画一张嘴唇,不停画,反复画,看起来已经栩栩如生的嘴唇他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欲为整理着这自己房间的杂物,他翻出了一本书,一本关于写作的那是自己根本不可能会买的书,先不说职业的不对口,单是他自己就很不喜欢看大片大片的文字,他用手抖着书上堆积的灰尘,却落了一章照片

照片上欲为搂着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棕色头发干净利落,身材又瘦又高,嘴唇…嘴唇和他想的一样,弯着的弧度好看的很

照片的背面写了两个名字欲为,旁边写着沐木,欲为想应该是那个男生的名字了,不过为什么要特意写在照片后面呢?

他越来越觉得那个照片上的男生是他画那幅画的灵感来源,那他为什么不记得了,不记得那个男生了,所以到底是神明遗忘了凡人,还是凡人背弃了神明

这个小镇有一个习俗,七夕这天人们不会呆在家里,提前把思念的人写在红色的灯笼上,挂在院子门口,若思念的人回来了则会把灯笼点亮,这天晚上,小镇或灯火通明,或只有星星点点的火光。

不过这些和欲为没什么关系就是了,也许更早以前的他一次又一次点亮灯笼,但是这两年他就没见过自己门前有过灯笼,但他总感觉那门前是要有灯笼的,灯笼是要亮的

今年的欲为门前挂了灯笼,灯笼上的名字是“沐木”这两个字欲为总觉得他对这两个字并不陌生,甚至觉得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叫着这个名字

欲为正在琢磨怎么把灯笼挂上去,他做这种事并不熟练,也许是因为一前这种事并不是他做,“果然这种事应该你来”说完话的欲为愣了愣,这种事谁来做?眼睛移到灯笼上的名字,他吗?

欲为家的对面有一条小巷,小巷没有什么灯光,但这是去河边最近的路了,这条小巷似乎有什么翻倒的声音,欲为抱着灯笼,遮住一半的脸,生怕小巷里出来什么怪东西

“你好,欲为先生”
是个男生,有股少年感,眼睛格外清澈明亮,大大方方的打着招呼
欲为下意识的张开手臂抱住向自己扑来的男生,灯笼翻到在地上,欲为早就不在乎了,在他抱住那个男生的时候,皮肤下的血液都在喧嚣沸腾。
 
这是我思念的人啊

后来,沐木和欲为一起把灯笼挂了起来,灯笼摔得变了形状,但依旧明亮,即使他们的记忆扭曲残破,但爱对方这件事是刻在灵魂上的

灵魂不会扭曲,不会变形,它会是人这一生最纯粹,最美好的样子

欲为画了一幅画,内容大概就是神明回应的人们的祈愿。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