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做你的神明大人

我差点成了利欲熏心的凡夫俗子啊

让我做你的神明(下)[沐木篇]

瞎鸡儿起的标题
跪求我家网做个人让我发出去
ヘ(_ _ヘ)

两个人都是失忆

————————

沐木是一位不怎么出名的作家,但他隐约记得他两年前好像出过名

他读过两年前出名时写的书,其中有一本书记录了他和一个人的日常零碎,他并没有在书中明确的写出那个人是谁,放现在来看当初没把那人的名字写出来是个错误的决定,现在的沐木都没有他和那个人生活过的记忆。

现在的沐木什么灵感都没有,也写不出任何书,反反复复的把写出来的文字揉成纸团儿丢在垃圾箱内,他觉得自己的文字没有灵魂,缺的东西太多了

沐木把家里的阁楼翻了个底儿朝天,他希望自己能在阁楼里翻到自己与过去的联系,值得恭喜,他找到了一幅画,画里的自己笑的眉眼弯弯,露着白牙,可以看的出来,画里的自己是真的很开心,落款是欲为,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我是属于你的,从皮肤到血液,从呼吸到心跳
沐木认得这是自己的字迹,但他邹着眉想了很久,想的脑袋发涨都没有想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写的这句话。

沐木发现画的后面夹着一张地图,他发现这是一张小镇的地图,地图上河边大大的红点是他自己的家,然后以红点为中心的红线穿过了小桥,穿过轨道,穿过小镇以最近的路线来到了[欲为的家],地图上是这么写的,这条红线就像月老的姻缘线一样把他们牵到一起。

甚至他还在画的后面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里他被一个人搂着,那个人和他身高差不多,看着自己,对自己露着宠溺的笑容,照片背面是两个人的名字[欲为]
今天看到几次这个名字了?沐木自己想着
慢慢的把这些有关于欲为的收起来,打落灰尘放在自己的书房里,他给那人写了一封信,在信里问了一些事。

又到了一年的七夕,这次沐木没有按习俗在门前挂起灯笼,其实挂不挂没什么用,他也不记得,他该在灯笼上写什么,两年来他看着对岸的灯笼一盏一盏亮起,火光传遍了整个小镇,晃他眼睛疼,但他总觉得,他的灯笼上不仅要有名字,还要亮。

但是沐木还拿起了那天他翻出来的地图,走着红线穿过的地方,已经有灯笼亮了,他越来越落寞,也越来越期待,期待着路的尽头。

他走到了一个小巷子,用手扶着墙,身后是垒起来的纸壳箱子,他看见对面那户人家是地图上标好的欲为的家,屋外有个人,沐木凭借那人在模糊的记忆里熟悉背影,还有偶尔露出的侧脸可以确定他是欲为,和他合影的那个人

沐木看着他,他抱着一个灯笼好像挂不上去,对着灯笼抓耳挠腮,沐木的反射神经催着他去帮欲为把灯笼挂上去,却不小心带倒了箱子吓了欲为一大跳。

做了自我介绍后,他就再也压不住身体的习惯,冲着欲为张开了双臂,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了欲为,幸好他也紧紧的抱住了沐木

幸福和满足感在那一瞬间填满了内心

现在欲为画画的侧重点则在沐木身上,各种各样的沐木,微笑的,工作的,描摹着他的样子,他每一个动作。

沐木继续写着他和欲为的零碎,记录着他们生活,想象着他们的未来,明确的告诉别人他们爱着对方,爱的坦坦荡荡。

就算忘了又如何,呼吸会记住对方的心跳,灵魂属于彼此。

评论

热度(29)